Vince

什么都看 什么都玩
踏遍四海 看遍天涯

秦岭 东梁 二梁上
海拔2400米左右
也算是只老驴了 这次上东梁 却懵懵地像个新手,也许是好久没活动 ,运动神经都衰退了吧
上山的途中要过好几次河,经过上个月的绵绵雨季,水势汹涌,以至于在踩着孤石过河时心中竟然甚是惶恐
这不,怕什么来什么。
原本是急于脱离脚下的孤岛,踩着一块圆形的大石头,迈腿迈地太急,一个呲溜就滑入了石缝中湍急的水流。
十二月。
冬天。
山上。
脑子里如嘭的一声炸裂开来,全身透湿,一只goretex鞋也灌满了刺骨的冰水,注定接下来四分之三的路程,会是一场考验意志的煎熬。

今年七月份
川西 四姑娘山 二峰

凌晨三点从大本营出发,我节奏慢,一会儿就被前队拉开了,大概是凌晨四点钟的时候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只能远远地看到身前身后百米高差处可能有星星点点头灯闪动
沿着陡峭的山梁费力地往上攀,除了我越来越重的喘气声,似乎这世上的一切都凝固住了,身边只有黑色的破碎山体和不见五指的夜空…
由于体力消耗和高反,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,在走到大概海拔4800米左右的一个碎石坡上时,突然头灯就灭了。这玩意是淘宝上50块淘的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,可是它早不坏晚不坏,偏偏就是在这么一个容不得差错的时机出了岔子……
看了看腕表,还处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粗重的喘息声一瞬间戛然而止,我伏在割裂陡峭的山体上环顾四周,只有模糊不清的大块岩石,和浑身上下弥漫着的湿冷气息。看不见底的无尽深渊似乎和夜空连在了一起,只等待着手足无措的我一脚踩空踏进去……

挺好挺好。。至少端午有粽子吃

根妹死了。。好心痛
真.辣手摧花.诺兰(╯°Д°)╯︵┴┴